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一搜网:【自由副刊.书与人】 写作,就是我报仇的方式 - 韩丽珠谈《黑日》

2020-02-08 03:49 出处:互联网  人气:   评论( 0
【自由副刊.王丹专栏】瘟疫时期的黑色幽默

◎王丹◎王丹哥伦比亚着名作家马奎斯有一本名着,叫做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(也翻译做《爱在瘟疫蔓延时》),在爱情与瘟疫之间相互指涉和隐喻,足为永世的文学经典。我觉得也应当有人编

作家韩丽珠。(孙梓评/摄影)

专访◎孙梓评

新作《黑日》。(孙梓评/摄影)

访问这天冬至。海上雾霾,我们自弥敦道,绕经甫修缮完成的香港艺术馆,去码头搭天星小轮。2019年6月以来爆发的大规模抗争运动,修改了记忆中香港的面容:墙角与地面的涂鸦标语,拆去的人行道栅栏,被铁板圈围的蓝店,伤口般包扎起来的地铁出口,游客略少些,年轻恋人携手踅入小巷,望其背影,我不确定同一场景若扬起催泪弹烟雾,会否他们即矫健陷阵的勇武少年少女?韩丽珠(1978-)领着我到上环的咖啡店,四楼靠窗位置坐下,谈她日记体形式,紧扣此次抗争运动的《黑日》。

被消声,比莫名其妙的死更可怕

做为文字而非影像的纪录,《黑日》的作用非仅是「纪实」。全书自2019年4月始,在9月杪插入五年前雨伞运动片段日记,使今昔映衬,至11月底暂停。始于4月,因当时一次人数较多的游行,即为了反对《逃犯条例》修订草案,当天参与者都依稀忆起伞运时的亲密感,韩丽珠说,「当我回想这半年所历,那天好像就是一个起点。4月跟5月,已有大量相关讨论,但整体生活气氛还是比较平静的。突然5月底到6月初就变了,接着就像海啸一样。我想呈现出那个改变:一个人的生活,从运动还没发生,到发生之后,是怎样完全不同。」因而此书文字有渐层,有时极快,素描般将抗争现场录下。有时是诗,断行如心至悬崖。有时谨慎缜密,从阅读各类文本经验,谈领悟与一得。有时忧伤抒情,留下往事介入痕迹,使一个人,「首先是一个人」,更加全面全景。

【休闲旅游】玩庆典、滑雪、尝美食 韩国江原道冬趣十足

世界最大的室内冰雕广场中,还有好看又好玩的冰滑梯。记者周幸叡/韩国报导˙摄影游客可在山鳟鱼工坊彩绘专属的鳟鱼灯笼。江原道位于韩国东北边,是非常受韩国人喜爱的旅游地,右临东

「当政府愈来愈多Propaganda,人民也要发出声音――用你的方法去保留一些小历史。」这些黑日子:不可思议的浮尸与过度频繁的谋杀案,官方对人民呼喊的回应迂腐颟顸,警察滥权,运动抗争口号从「香港人加油」到「香港人反抗」到「香港人报仇」,韩丽珠冷静但坚定地说,「写作,就是我报仇的方式。」

她解释,「报仇,并不是我非常恨谁、企图毁灭彼此,而是,我受了很深的伤,我要从那个伤口的底层,一个地狱般的底层,慢慢爬上来。」因此日日写作,因此将这十二万字结集出版,「因为我想要发出声音。不要困在香港。那个声音要其他国家的人、未来的人都听到。」这种发出声音的欲望,不同于沟通,或可视为呼救,「整个香港,或这世上受到压迫的人,其实都是受害者。不在受害状态、或是已离开受害状态的人,应该要对受压迫者,有一份理解。」唯有生出同情与理解,才可能不让悲剧重复。发声之必要还包括,「如果在受压迫状态下生活的人,没办法说出自身遭遇,像被掩盖的历史般从此消失,这才是我最害怕的,比一批人莫名其妙死掉更可怕。」

  • 共2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下一页
  • 分享给小伙伴们:

    相关文章
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9 鸡西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Ma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