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冠 *** 平台:只求“爽”的网文烂IP改编动《dong》漫何时休?业内:辣眼睛{jing},但观众就是爱看

本文来源:时代周报 作者:赵佳琪

【编者按】:从最初的繁荣,到十年前的落寞,再到如今的重新崛起,中国动漫行业几经沉浮。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《大鱼海棠》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中国动漫似乎正在走向巅峰。然而光鲜外衣的背后,我们注意到了从业者的艰辛:低工资、超负荷工作量,甚至还有难以解决的盈利难题和IP痼疾。那么看似走向巅峰的国漫,能否真正走向顶峰,《时代周报》记者深入行业探究真相。

12月26日上午,北京冬奥倒计时40天之际,冰雪集结令冬奥宣传片出炉。花滑名将隋文静、韩聪在观看完该影片评价道:“从哪吒敖丙双人滑,到孙悟空哪吒组队打冰球,这些经典的国漫形象连接起一代又一代人,这是我们的传承。”

上述提到的冬奥宣传片,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特别支持的动漫,集结了各个时代专属的原创IP记忆:雪孩子、小兔淘淘、大耳朵图图、孙悟空、哪吒、葫芦娃等8个家喻户晓的经典角色与冰雪运动的“梦幻联动”,唤回了许多网友的童年。

日前,剧情动画影片《我们的冬奥》定档,也将于2022年1月15日上映,引发了一众期待。这也是一部充满儿时记忆的动画,一众中国新老动画形象,使这部电影被称作“中国动画国家队”。中国资深动画电影人、北京电影学院副院长孙立军曾评价:“作为一个老的动画人,觉得非常激动和开心。”

事实上,经典的原创动漫形象从未衰老,而新的原创动漫却一直乏力。从2015年的《大圣归来》到前不久刚于各大院线上映的《雄狮少年》,关于“国漫”的讨论从未停止。

在诸多国漫霸屏的同时,关于国漫原创力的讨论也甚嚣尘上。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,知乎上有不少关于“国漫何时能原创”、“小说改编国漫扎堆出现,为何没人愿意做纯原创动漫”等的提问。

究其原因,原创动漫前景不明朗且投入较大,很多原创作品要么胎死腹中,要么夭折于半路。现如今的国漫行业,需要思考如何在网文IP改编大潮中对有潜力的原创作品予以保护,当整个行业的创新氛围日益浓厚,国漫崛起或将真正意义实现。

IP改编成风

“怀着善意设计出来的动漫,会给观众带来思考和情感上的波动,恶意设计就是图个乐儿,用来放松解压的,二者主要区别在于作品有没有价值观传递。”时年20岁的刘乐,在大二下半学期听到了老师此番关于动漫的言论,陷入了深深的思考。

自从大学进入动画专业后,刘乐便开启了自主创业模式,前前后后创作了不少原创动画发布于A站和B站。听完老师的话后,刘乐开始反思自己的作品,他曾沮丧地发现:“我竟然没有一部作品是真正意义上的善意设计。”

然而沮丧过后,刘乐并没有在“善意动漫”上发力,反而找到了另一条道路,“ *** 脆就做‘恶意的’,去做商业动漫,而且专做快餐动漫。”此后,刘乐进入国内某知名动画公司,成为一名动画导演,专注于商业动画,主要包括 *** 小说动画化,也就是网文IP改编动画的一种。

像刘乐这样的动漫从业者,并不在少数,他们的日常工作就是寻找合适的网文IP进行改编,而他们也只是当今中国动漫(下称国漫)行业的缩影。现如今的国漫行业,漫画还未成为国漫产业的主流,网文IP改编作品占据其半壁江山,如《斗罗大陆》《斗破苍穹》《完美世界》《 *** 高手》等,整个行业对于原创的信心明显不足。

腾讯视频动漫排行榜最新数据显示,TOP5作品均为网文IP改编作品。B站2020年国创年终盘点显示,TOP5中仅有2部为原创动漫,第一、二名分别为网文IP改编作品。

时代周报记者发现,《斗罗大陆》播放量达360.2亿次,位居腾讯视频动漫排行榜第二名,第一名为2021年上映的《斗破苍穹三年之约》,而上述动漫的原著,均为网文界的大IP,有着雄厚的粉丝基础。

动漫,是指动画和漫画的合称,但在现阶段普罗大众的语境中,动漫也可仅指狭义的动画。而所谓原创动漫,是指不依靠于任何已有一定受众的小说、游戏等,内容核心完全由创作者独立创作,再由制作团队加工制作而成的动漫。

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了多位国漫从业者,他们所在的公司都曾开发过原创IP,但大多数都夭折在了半路上。“大家都希望自己能做原创IP,能有自己的作品,但有太多桎梏。”刘乐向时代周报记者说道。

网文烂IP也要改编

由于大多网文IP在改编前已经有一定受众群体,所以改编成动漫后,在播放量上折戟的可能性不高,但口碑方面却褒贬不一了。如《魔道祖师》三季的豆瓣评分均在8.8以上,第三季更是达到了9分。而《斗破苍穹》第一季B站评分仅为3.4分,尽管如此,其在B站上的播放量依然达到了近4000万。

上述提到的两部动漫的原著网文,无一不在网文界有着极高的人气。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,《魔道祖师》小说已被改编为电视剧《陈情令》,腾讯视频播放量近100亿,同时在猫耳FM上线的付费广播剧也有5亿多的播放量。而《斗破苍穹》则是起点中文网第一本点击过亿的小说。

,

皇冠 *** 平台www.hg9988.vip)是皇冠体育官方投注平台,开放皇冠信用网 *** 申请、信用网会员开户,线上投注的官方平台。

,

“我们寻找好的IP就像在粪坑里淘金粒。”对于刘乐来说,如何在茫茫的小说中,寻找到适合改编为动漫的IP,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“辣眼睛。”刘乐在毕业进入某知名动漫制作公司后,接到的第一个项目就是某网文IP的动漫化,“原著实在太差了。”看完小说后,刘乐对这个项目并不抱希望。

但没想到的是,该动漫第一季在B站上线后迅速走红。对于这样的结果,刘乐很意外,“这样的动漫无非就是观众看着爽,它有思想吗?有内容吗?有灵魂吗?但没办法,市场就认这个。

于是,能轻松击中观众爽点且不需要过多思考的动漫,开始大规模出现。如《仙王的日常生活》,其是修仙类爽剧。该动漫大火后,同类型题材的动漫一拥而上,《元龙》就是其中的典型,“说白了,就是看到这类型的题材有市场,能赚钱,所以大家一窝蜂制作。”刘乐说。

而制片赵琼所在的某动漫公司,目前正在制作的一部动漫也是上述题材,她表示:“内容很雷同,只能在人物画风、特效上做一些突破。”

“大家似乎没有意识到,动漫并不是简单的特效、动画艺术,既然以剧集的形式呈现,核心还是在于如何讲一个好故事。”某知名IP改编动漫制片人孙孟舟忧心于现如今国漫行业的发展,“具有突破性、创新性的原创国漫还是太少了。”

“如果总是依托于其他行业来为动漫行业提供内容的话,那整个动漫行业就是依托于其他行业建立起来的下游产业,完全没有自主造血能力。”某动漫公司市场总监何素素也有着同样的看法,“对于国漫行业来说,失去了原创能力这最重要的一环,那怎么能说这个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呢?”

但近些年,随着网文、游戏等行业的迅速发展,现成的IP改编似乎成了一条捷径,不需要深耕内容,只需要在制作方面下功夫,尽量和原著贴合就可以成功。

IP依赖不休,原创乏力

“IP”这一词,自身便带着庞大的粉丝群和影响力。在成熟IP中,已经有现成的主人公和世界观,并且创作基础完整。无论是影视行业,还是动漫行业,IP改编意味着制作团队直接拥有收视保障,不用过多纠结于内容创作。

2020年,腾讯动漫与阅文动漫启动“网文漫改”计划,共同推进300部阅文小说的漫改,并对漫画创作者开放多种合作模式。

“IP是经过市场检验的、认证过的能走通的路。”刘乐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“由于原创动漫本身具有不确定性且前期投入较大,这让整个行业更倾向于易于工业化生产的IP改编剧。”

“要做高品质的原创动漫,很可能不挣钱,只有跑量,才能挣快钱。”赵琼表示。

相较于IP改编,原创的道路布满了荆棘,前有《大鱼海棠》十二年磨一剑,后有《雾山五行》10个人用4年时间做3集动漫。虽然上述两部动漫在上映后均取得了不俗的成绩,但艰辛的过程,劝退了不少动漫从业者。

“在国内做原创都挺不容易的。”动漫行业制片人王思思感叹道:“原创IP前景不明确,又非常烧钱,可能烧上亿元最后还是无疾而终。”

王思思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虽然在制作层面上,IP改编动漫和原创动漫所需成本并没有太大的区别,但花费长周期以及投入大量资金做出来的作品,能否经得起市场的检验,谁都无法确定,这也是投资方更看好IP改编动漫的原因之一。

对于原创作者来说,越来越多的网文挤进动漫赛道,他们创作的积极性被打压的同时,市场留给他们的容纳空间也并不广阔,在赵琼看来,资本本质是逐利的,“谁会为并不知道未来的作品投入太多呢?”

虽然IP改编动漫中不乏优秀剧作,但行业长久健康发展在于创新,过度依赖IP只能让内容创作越来越走向瓶颈。

“也许现在的大势是IP改编,但这并不是长久的生存之道。”何素素表示。

如何在内容领域进行深耕,这显然是当下国漫行业需要思考的议题。事实上,在IP并不泛滥的80年代,中国并不缺乏优秀的原创动漫,如80年代陪伴两代国人成长的《黑猫警长》《葫芦娃》。

据《�t望东方周刊》统计,80年代,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共有24部影片在国际上获得37个奖项。其中《哪吒闹海》是首部入选戛纳影展的华语动画片,《三个和尚》获第32届(西)柏林电影节银熊奖(短片竞赛更佳编剧)、《鹬蚌相争》获得1984年第34届(西)柏林国际电影节更佳短片银熊奖。

“希望有一天国漫也有属于自己的《海贼王》《柯南》《犬夜叉》等风靡全球的原创爆款IP。”孙孟舟说。

  • 评论列表:
  •  澳洲幸运5开户(www.a55555.net)
     发布于 2022-01-09 00:00:33  回复
  •   5.到下面的各个功效区顺序点击每个按钮。即可提取。会有提醒的。功效区分为通俗版和增强版,当获取的数据对照大的情形下,通俗版有可能卡死别结局,我还想一直看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